首页 > 跨境物流 > 运费一天暴涨19%,创28个月新高,VLCC开始加速航行!

运费一天暴涨19%,创28个月新高,VLCC开始加速航行!

更新时间:2022-10-21 16:07:45

跨境物流 | 作者:信德海事
浏览量:231

进入本周以来,超大型油轮VLCC运费/租金进入一种疯涨模式,昨天一天更是疯涨了19%,创28个月来新高。


纽约航运经纪公司Poten&Partners最新报告的数据显示,周二(昨天)从中东-亚洲航线上的27万吨级的未安装脱硫塔的超大型油轮VLCC的平均等效期租租金TCE单日上涨到了78400美元。


这个数据笔者之前一天,也就是本周一时的65700美元/天的水平高出了19%。


【注:等价期租租金(time charter equivalent rates,简称TCE),是(程租总运费-航次成本(燃油费+港口使费+其他航次费用)-佣金)/实际程租航次时间,通常以美元/天为单位。其中燃油成本使用的是低硫油VLSFO的价格在做核算。】


波交所数据也显示,该类型船舶的平均日收益达到了28个月以来最高水平。


周二,波交所对即期平均TCE的评估值为略低于4.9万美元,为2020年5月4日以来的最高水平。(上周周五结束时波交所评估的VLCC平均TCE为每天34,357美元。)


此外,也并不是VLCC一种船型在上涨。Poten&Partners表示,从西非到欧洲的苏伊士型油轮suezmaxes的TCE即期运价水平也从周一的49,800美元跃升至每天51,100美元。


此外,MR、LR1、LR2等成品油轮的运价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


油轮市场近日的租金运价上涨主要是因为到亚洲航线的市场火热所致。


The jumps came on the back of steadily rising rates on fixtures to Asia.


Tankers International提供的数据显示,泰国石油公司租用了一艘名为Seaking(31.9万dwt,2005年建造)的船舶,定在了WS110的水平,相当于TCE在97100美元/天的水平,要知道这艘已经17岁的船舶还没有安装脱硫塔。


【世界油船费率表,(Worldwide TankerNominal Freight Scale,简称Worldscale或WS),该费率表列明WS100所对应的油轮各航线的基本运费率,每年调整一次。世界油船费率表主要由基本费率、附加差额、滞期费率和其他条款等构成。】


相比之下,这条航线上上一天另一艘15岁船龄的船舶的租约定在了WS95点的水平。


在大西洋市场上,印度石油公司从航运公司Embiricos集团手中订下了一艘29.7万载重吨的Skopelos轮(建造于2010年),用于从西非到印度西海岸的航次运输,航次包干费用为755万美元,相当于TCE每天7.72万美元的水平。


而大约一个月之前,这条航线的一个航次的总的运费为725万美元。


在这样的市场情况下,今天上午中远海能的公司股价一度大涨超13%。


原油油轮运价短期上涨动能充足


业内分析师称,短期来看,油轮运价上涨的趋势将继续存在一段时间。


投资机构Clarksons Securities分析师Frode Morkedal就表示,目前可供租用的船舶清单上的数量有限,船东的情绪也很高涨,因此预计运价还将继续上涨一阵。


更乐观的前景反映在期货市场上,从中东到中国的基准VLCC航线的FFA周二普遍走高,该航线上11月份的合同运价每天飙升逾2100美元,至7.03万美元。尽管12月的合约运价显示每天暴跌近2300美元,至67,500美元,但1月、2月和3月的FFA都有所上升。


VLCC加速航行


油轮运费的上涨也使VLCC的装载后航速达到了20个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航运分析公司Signal Group的分析师Maria Bertzeletou表示,由于运往中国和印度的石油的运力需求强劲,本月以来,满载船只的7天平均航速达到近12节(22公里/小时)。


这也是从2021年1月以来第一次。


Bertzeletou说:”今年第二和第三季度的低速航行情况似乎不会在最后一个季度再出现,因为尽管有石油需求下降的迹象,但原油运费可能会继续上涨。”


与此同时这位分析师也表达了OPEC+国家石油检查可能带来的影响的担心。


其继续说到,“在即将到来的冬季的几个月里,石油供应将仍然短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将寻求美国和欧佩克+国家的供应来源,以满足其能源需求。”


欧佩克+国家本月曾宣布从11月起将石油产量每天减产200万桶,但实际减产幅度可能只有一半。


国际能源署上周四表示,为提振油价而减产可能会成为已经处于衰退边缘的全球经济的转折点。


“对新一轮经济衰退的担忧可能会导致亚洲石油需求下降以及货运环境疲软和船速下降,”Bertzeletou说。


她说,现在评估旨在减少排放的新法规的影响还为时过早。对于较旧和效率较低的船舶,要遵守明年生效的国际海事组织现有船舶能效指数,最简单的方法是限制发动机功率和降低速度。


单看VLCC,航运市场仍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


虽然业界对于短期内VLCC航运市场整体看法比较乐观,但也有分析师表示该块市场也存在一些可能对未来产生不利影响的因素。


法国航运经纪公司BRS Group就表示,OPEC+国家的减产对于该行业的负面影响还是不应被忽视的。


虽然VLCC市场盈利复苏的趋势不会完全脱离轨道,但是减产应该还是会带来一些市场的波动。


BRS预计,随着欧洲炼油商寻求用类似等级的俄罗斯原油取代中东含硫原油,未来几个月将出现一场对中东含硫原油的竞购战。


该公司表示:“然而,这些原油在亚洲也将具有很高的价值,因为那里的炼油商正致力于加工来自于中东原油生产成品油。”


有报道称,数家亚洲炼油商已试图从欧佩克中东成员国获得“最低保证”原油供应。


“然而,如果欧洲炼油商成功获得更多的中东原油,我们预计苏伊士型原油油轮suezmax需求将得到提振,”BRS补充道。


这位经纪人解释说,理论上原油在运输途中的时间越长,其价值就越低。


因此该经纪公司预测,苏伊士型油轮将成为将中东原油运输到欧洲的首选选择。


BRS还表示:“此外,我们了解到,只有沙特阿拉伯能够进入(埃及的)苏梅德管道,该管道允许通过苏伊士运河部分装载的超大型油轮VLCC运输原油,这意味着这条线路将由沙特公司Bahri控制的船只使用,而不是其他即期市场上的超大型油轮VLCC。”

暂无评论